背景:              字号:   默认

129、最终章(1/1)

听我这么说他们都笑了,于开道:“如果我们都死了还能像现在这样说话吗?”

“可你们已经变异了,没有原因你们怎么可能自行恢复的?”

于开道:“我们就是自行恢复了,虽然很奇怪但事实情况就是如此。Ω”

我听他这么说赶紧从甲板上爬了起来对着人群大声喊道:“楚森、楚森”

然而让我觉得失望的是连喊了几声再也没有听到那个我无比熟悉的声音。

看来楚森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想到这儿我暗中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解释这件事。

高林则对我道:“你们上来之后生的一切我都看见了,楚森和我们不一样,他不是被病菌感染,而是”

说到这他顿了顿没有继续往下说,我点点头道:“其实我知道他不可能再复活,只是希望能生奇迹吧,但看样子是不会再有任何奇迹生。”

于开拍我肩膀道:“大家心里都不好过,但事已至此也只能认了。”

我挤出一点笑容道:“虽然楚森不在了,但你们都没事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总算还不至于恶化到最差的程度。”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也没人能笑出来,不过随后我就弄清楚了他们恢复正常的原因,十有**和血虫有关。

因为在我的包裹上多了一个破洞,肯定是血虫挣破后飞了出去,这只虫子对于尸体是特别敏感,并且会吸收一切和尸体相关的物质,无论尸气也好,或者细菌也罢总之这些人所感染的全部被血虫吸收了。

也算是命大福大,最终除了楚森外所有人还是捡回了一条命。

活着的人还要继续走下去,于是我们出了求救信号,船舱里还有许多的备用食物,足够让我们吃很长时间,不过随后我就知道自己是没必要等待救援,因为那些变异的船员在入夜后爬上船也同样被血虫吸走了身体的细菌。

此时他们的身体状态也得到了极大的恢复,不过他们在水中泡的时间太长,关节和肌肉已经出现坏死的症状,有身体弱的感觉很难再坚持到6地。

这些人是会操纵轮船的,于是过了没多长时间飞豹号再度起航,载着我们往家的方向赶去。

这一路之中展示波澜不惊,没有生任何意外事件,我把得来的宝藏全部交给了岛主道:“虽然不多但足够大家选一处栖身落脚点了。”

岛主看着包裹里的各色宝石叹了口气道:“这些东西让我足足想了几十年,不过没想到得到它的过程如此曲折,我现在也很难认同自己真正的得到了这些东西。”

说到这儿她将宝藏又推到我面前道:“想要立足的方式有很多种,通过挖掘宝藏来获得我觉得最危险的一种,这不是我该拥有的东西,还是你收着吧。”

“可你想买一块地这是需要资金的。”

岛主道:“经营蛇岛这么多年钱多少还是有一点,足够可以让我们继续生存一段时间,但宝藏和我再没有任何关系,为了它我们毁了自己的根本之地,所以我绝不能花宝藏变现出来的一分钱。”

之后我又和于开,高林说了这件事,于开道:“咱们也没必要想的太多,既然出海一趟总不能白跑,这也是我们用命换来的东西,岛主不要肯定有他的道理,咱们也别勉强,这些宝石咱们应该给楚森的家人一份,这是他们应得的。”

我叹了口气道:“真不知道该如何对他的父亲说这件事,已经是被家人背叛过一次,在得知这个消息估计整个人都会崩溃。”

“人活在世上肯定是各种难关,我们做好我们该做的,至于他父亲是不是能够抗住那也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

一路之上又死了几名船员,但好在最终还是平安无事的到达了内6,经过各种检查和盘问之后我们终于说清楚了所有的事情细节,并获准进入,那一刻我真有一种要放声大哭的冲动,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之后又是一路颠簸我们到了龙华村,这并不意味着我要重新回到龙华村里生活工作,事实上从离开一刻起直到今天我是决不会再回到龙华村。

这次回来只是为了看我的亲人们,毕竟一趟蛇岛之行对我而言就是从鬼门关绕了一圈,死里逃生的人最惦记的自然就是亲人。

四爷爷见到我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说:“你能平安的回来就好。”

以他的智慧当然知道我离开的原因,以及这段时间去了哪儿,经历了些什么,不过对于四爷爷而言最重要的是维护龙华村的平稳过渡,而不是我经历了些什么,得到些什么。

他对于我们这一房头的管理理念还是考虑了三老太爷的感受,那就是尽量少的给我们限制条条框框,让我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当晚四爷爷让我去了房间,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坐定之后老头缓缓道:“小震今天咱们开诚布公的聊聊,你别把我当四爷爷,我也不把你当成孙儿,咱们就是两个熟人。”

我估计老头要给我洗脑于是道:“您说我听着。”

“既然是两个熟人之间的聊天就没必要弄的太拘谨,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当然明白,但无论如何您是长辈,该有的礼数自然是要有的,至于您说的话我都会记在心里。”

“我不是要你记住我说的话,而是要让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当然明白,其实从做出这个决定的第一天起我就明白了,您肯定不是为私而是为了龙华村的未来,罗哥无论从哪一点看都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当然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和他争。”

“这点我相信,不过你也是非常优秀了,在我印象中从来没有谁能在你这个年纪做成这么多件大事,这是绝无仅有的,包括罗天金在内都达到不了你的程度。”

我心说这时候还说这话也没什么意思。嘴上道:“都是为了自己家族的事情,肯定是要尽心尽力。”

四爷爷点头道:“这一点我绝不怀疑,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把你放入未来龙华村的领袖位置上,甚至我让你和罗天金竞争的意思都没有?”

“罗哥是龙华村土生土长的肯定比我能够服众,如果是我也会这么眩”

四爷笑道:“你说错了我还真不是这么想的。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三叔的缘故,他对于这种大家族的管理模式一直非常抵触,在他看来龙华村应该给每一个人以充分的自由去选择他自己想做的事情,三叔这一辈子过得极其潇洒,他做了所有感兴趣的事情,除了他没人能达到这种境界。”

“我只是一个俗人,我的想法还是要让龙华村这个招牌继续的传承下去,而土工行当传内不传外,所以想要把家族事业做大就必须得靠自己家人,我所选择的管理模式和三叔是有本质区别的这点你要明白。”

我点头道:“明白了,应该说您和三老太爷的认识是天差地别完全两个极端。”

四爷爷道:“没错,龙华村从建成以来说白了就是一个封建大家族,可如果没有这种封建的观念存在整个家族是没有办法管理好的。每个人都想要自由,可是自由要多了事业必然就下去了。”

我道:“您是担心我继承了三老太爷的基因,所以这个位置交给罗天金您更放心。”

四爷爷点头道:“确实是这样,三叔是个极有魅力的人,其实整个家族最适合做领袖的不是我,也不是我的父亲而是三叔,但他天生叛逆的性格注定了不会选择这条路,我无意去分析究竟我的想法对,还是他的想法对,但想要让这个家族继续展壮大,就得是家族内所有人的团结一心,而这些人中必须要有一部分人能够放弃自己的追求和理想全身心地投入到家族事业中,能做到这点是不容易的,所以我不会给你任何的束缚,你可以选择自己将来感兴趣的事情做。”

我到今天才算是真正明白四爷爷的打算,和我之前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心里还存在着的那点不满与委屈顿时烟消云散。

一个领导他要考虑的事情肯定比我们要全面的多,很难说他是杞人忧天,因为在三老太爷的影响下我最终是否会步入他的后尘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但从我毫不犹豫的出走龙华村这一点看我应该是具有反叛精神,所以龙华村的管理者这一位置交到我手上确实不够安全,四爷爷看人看得确实准确,他比我还要了解我。

想到这儿我自然是心服口服,四爷爷道:“这些天你们确实也幸苦了,回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想明白了接下来要走的路再和我说,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我一定全力支持。”

我感激地对四爷爷道:“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再见到林芊芊我感觉她的肚皮比之前又要大了一些,而能和自己母亲再度相聚她的心情也显得非常好,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母子团聚更令人感到开心,而且我感觉岛主之所以要放弃蛇岛来到上海十之**还是为了女儿,她想和自己的女儿以及即将出生的第三代共同生活在一起同享天伦之乐。

而林芊芊也很严肃地和我讨论了将来的生活问题,她希望我能退出这一行,因为风险实在是太大,她希望孩子能有一个安逸温馨的童年,而不是整日生活在提心吊胆中。

我当然能够理解她的想法,所以我也做好了决定,无论如何我都会以她和家庭为主,赚钱是没有尽头的,所以应该是在生活中去赚钱,而不是在赚钱中生活。

想明白这一点我顿时觉得豁然开朗,人生一世能够追求和得到的东西不只是钱,三老太爷的潇洒不仅是因为他不愿意受到条条框框的束缚,更是因为他对于金钱财物的然态度,如果一个人整天满脑子想的都是钱,这样一个人是不可能过得潇洒。

于是我拿出所有的积蓄买了一套品质较高的商品房,o9年房价还不像如今这么夸张,当时两百多万的房子可以算是相当之好了,而我的想法也很简单毕竟孩子要出世了,总归要有个更好的居住环境。

在这之后我又66续续的和龙华村的兄弟们做了些不算太惊险的生意,赚钱虽然不多但足够开销。

就在我认为生活将要这样平平淡淡的继续下去后又生了一件事,那就是被污染的山牛村。

上牛村距离长白山不远,是在牛背山脚下,这座山因形状仿佛牛背而得名,也算是一处风景游玩的地方,而自从o6年开始整个山牛村的土地就开始变黑,展到最后连房子都开始蔓延黑色。

毕竟是比较偏远的东北小山村,所以这件事也没有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可是到了这几年连牛背山都开始大面积的泛黑,整个区域无论无论什么东西都会以最快的时间腐烂,甚至连石头都是如此,到这份上才引起了人们的警觉,西安市环境监测部门介入之后风水师也进了这片区域。

在风水师没有进入时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科学理论而展开。

而当这些人在介入后就出现了不同的论调,风水师们认为这里之所以会出现**的状态是因为当地的地气被人污染了。

污染地气并不是一个常见的现象,一般而言只有风水宝地才会出现,因为非是宝地地气不聚,所以能凝聚起来地气的区域风水地貌都不会差。

随即我就想到了藤须甲所布置得锁龙鼎,山牛村十有**就是正好处于锁龙鼎区域之内。

回来后的生活过得过于安逸以至于我把藤须甲做的缺德勾当都给忘记了,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真想不起来这件事。

于是我立刻找到四爷爷将自己曾经得到的这个消息告诉他,这可不是小事,四爷爷很快就开始联系各大土公家族,尤其是东北区这一块达成了联系,按照他们的说法在牛背山确实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但不像是人力所为。

锁龙鼎并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风水之术,从根本上来说这就是一个大型的风水柱,做的人要有足够的财力和耐心,目的是为了破一国之气运,所以能行此术的不会是个人。

肯定了这一点后我们决定去山牛村,林芊芊不放心担心我会遇到危险,不过当地已经处在警戒状态,别说藤须甲的人就连鸟都飞不进去,所以危险肯定是不会有的,问题在于如何解决问题?

锁龙鼎这种风水破坏术一旦施展会对当地龙脉造成极大的伤害,之所以出现不可逆止的黑色就是因为地气受损之后所表现出的一种状态。

如果解决不了就算是你找到锁龙鼎都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当地的一切包括,龙骨,龙鳞,龙身,会逐渐腐坏,这个过程虽然不会是短期内,但迟早有一天会出现最坏的状况,而一旦龙脉受损会出现怎样的变故这是不可预料的。

到这份上关注的不仅仅只是民间的土工家族了,会有一些特殊身份的人介入进来,所以过了没多久龙华村就来了三个人,这三人是四爷爷亲自叮嘱让他们直接进入他的房子,四人商量了很长时间,送走他们之后四爷爷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告诉大家他会带着我,罗天金一起前往牛背山查看情况。

这对于任何一个风水组织而言都是义不容辞的事情,没人希望自己所生长的地方出现龙脉崩塌的情景,而且这一次藤须甲不仅仅是破坏,而是打算彻底损毁这片区域。用心歹毒由此可见。

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得偿所愿,我们作为略懂风水之术的人一定要予以坚定反击,让他们阴谋不能得逞。

而这一次随我们前去的还有三老太爷,对他而言也是吃了一辈子土工饭但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所以一起前往牛背山查看究竟。

这次聚会也可以算是土工家族的一次盛会,中国所有土工家族里的最顶尖的人物都齐聚在小小的牛背山下,商量如何解决这件事,在场的人提出了很多意见和办法,包括“尸养地”这种极端的手段都被提了出来。

尸体虽然腐烂之后会滋生尸毒和细菌,但这些东西对于地气其实是有滋养的,所以尸养地的做法就是将大量的尸体埋入牛背山下,待腐烂后便可滋养地气,或许可以阻止整个龙脉的继续腐坏。

但无论何种方法真到了具体讨论的程度却都觉得不可行,毕竟风水不是科学项目,大多是凭眼力和经验做事,而很多流传至今的风水理论没有明确的实验结果证明一定是百分之百有效,大多都是以传说和故事形式流传至今。

所以具体是否对腐地有效也没人敢下最终的决定,而这些手段无一不是需要大量人力和关系资源协调,而且说起来还有些耸人听闻,所以在场有这些权利的人也没人敢拍板决定,万一没有效果那他只能是毁了自己的饭碗。

而锁龙鼎是确实存在,洞打了有几百米之深,往里面灌注了相当质量的铜,这一工程是极为浩大的,因为在这种地方施工不可能用大型机器,所以只能是纯人工,以人力挖几百米深的洞其难度可想而知。

而这条巨大的铜柱也是在现场融化之后一点点倒下去,这同样不可能用大型工具生产,都是一小锅一小锅的烧制成铜水后一点点浇灌成。

由此可见藤须甲的耐心与决心,这不可能是某一个组织个人的决定。

但这里的一切确实难倒了所有人,因为我们没人有藤须甲的决心和意志,说起来这也不是生死存亡的关头,没人愿意选择那种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的招法,所以甚至有人提出把表层泥土翻一遍,将黑土运走在以新鲜的泥土盖在上面来解决问题。

可是当有人问道牛背山山体颜色该怎么办?就没人再说话了。

我们在这儿一直呆了有将近两个月,这段时间每一个人都在讨论该怎么办,但始终不得结果,而大家的积极性也从一开始来的满腔愤怒而渐渐消失,直到后来所有人都变得疲劳起来,

甚至有人表达想走的意思,按他的说法与其在这儿浪费时间不如回家慢慢想办法,想到了解决的手段后再组织人力一次解决问题。

晚上我们几个人都没睡觉,三老太爷说要去牛背山转一圈,他说这段时间牛背山黑腐已经以极快的度在展,但我看不出来。

四个人来到了已经是岗哨撤离的牛背山脚下,只见形似水牛趴伏在地的大山山脚下已经完全呈现黑色,而山顶之上虽然暂时未被污染,但草树已经出现凋零状态。

三老太爷叹了口气道:“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多人难道就对付不了几个小鬼子?”

我道:“这件事也不能怪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顾虑,他们不像藤须甲来这儿就是为了做这件事,大家都有退路又何必赌上身家来做这件事?”

三老太爷叹了口气道:“如果要因此龙脉被破到时候再想补救可就来不及了。”

“龙华村是问心无愧,该说的都说了。”话刚说到这儿忽然觉得身后的背包剧烈抖动了一下。

我觉得有点奇怪,难道是血虫对于**之地也感兴趣了?

那倒挺好它有这个本事把问题解决了那龙华村也算是立了一件奇功。

于是我解下包裹打开拉链赫然就见一条红色巨蟒从小包中窜出,我猝不及防被吓得一声大叫摔倒在地。

随即就见那条巨大的荆棘鬼蟒头部两只角莹莹闪烁着金光似乎身体不沾地的朝牛背山飞而去。

没想到在蛇岛不见的鬼蟒在牛背山见到了,而这条鬼蟒居然是从蛇珠里出来的,难道它压根就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生命体?

想到这儿我指着前面巨大的荆棘鬼蟒道:“真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它。”

可奇怪的是四爷爷他们满脸茫然的往前看看又对我道:“你看见了什么?”

我被问得愣住了道:“难道您几位看不见?”

四爷爷诧异地又往前了看了一眼,从他的表情中我知道他还是什么都没看见。

这下我清楚了在所有人眼里见到的那条荆棘鬼蟒其实是我蛇珠里的蛇魂,它根本就不是实体存在的,而金龙族人认为的那条盘在洞顶的鬼蟒其实早就死亡了,而蛇岛众人之所以能见到巨蟒之魂十有**与蛇岛特殊的地气有关,所以在这里三老太爷他们看不见。

来不及多想,只见那条所谓的鬼蟒已经急向前而去,到了牛背山脚下后它庞大的身躯居然将山脚下缠绕了一圈,随后硕大的蛇头从牛背上后缓慢地升了起来,接着它张嘴出一阵凄厉的长啸声,震的我头脑胀,可是就算我用手遮住耳朵都无法阻挡音波的钻入,随后我被震晕了。

当我在醒来之后只见楚森笑眯眯的站在我面前,这下吃惊更甚于我见到荆棘鬼蟒,我望着他张大了嘴巴说不出来话,而楚森也没有说话,他只是笑眯眯地望着我,远处牛背山顶荆棘鬼蟒巨大的脑袋也是居高临下的望着我们,空气仿佛都静止了,天地间就只剩下鬼蟒、楚森、我,安静的简直没有一点点声音。

我怔怔地望了他很长时间道:“你究竟是死还是活的?”

楚森就是不说话,但那种感觉却是如此的真实,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和心跳。

于是我们就这样一坐一站直等天色渐渐亮楚森和鬼蟒才逐渐消失。

这一过程三老太爷他们始终就在我身边站但没有说话,而天亮之后我才感觉自己精神稍微好了一些,能感受到自己还是身处阳世的。

三老太爷从我的包里拿出蛇珠仔细看了看道:“你说的那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从这珠子里出来的?”

我点头道:“这是蛇珠里面有蛇的灵魂存在,但不知道为什么晚上我见到了楚森,他很真实的站在我面前。”

三老太爷点了点头道:“孩子你这不是蛇珠,这是噬魂珠,说白了也就是封印灵魂的法器。”

我不解的道:“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只能见到蛇和楚森呢?如果真的可以封印灵魂那这里面应该有很多才对?”

三老太爷道:“那是因为噬魂珠与你心意相通,只有你真正在意并关心的灵魂才会进入其中,你是不是曾经对于蛇的死而感到极度惋惜?”

我点了点头道:“没错,那两条老蛇被人杀害我确实觉得很难过。”

三老太爷点头道:“那就对了,所以它们会进入蛇珠里,楚森而是对你而言自然也是十分牵挂的朋友,所以他的灵魂能感觉到你对他的召唤,于是也就进了珠子里。”

听三老太爷这么说我心里忽然觉得又欣慰又难过,眼泪夺眶而出。

三老太爷道:“龙脉自然会有真龙,至于真龙到底是什么样没有人见过,而蛇又叫小龙如果一条蛇的体型出现了巨变那它就是一条龙,所以有龙魂保佑牛背山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之后一切正如三老太爷所言在我们离开牛背山后没多久得到消息那些正在腐黑的地方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消退,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正常。

而我最终离开了龙华村,这次在走我心中不存任何怨念,因为我本来就不属于那,我希望这一生能有机会去尝试更多的事情,而不是用一辈子的时间在土里刨宝藏。

再过一段时间我的孩子就要来到这个世上与我和林芊芊见面,而在这一过程中他不会缺失任何一个亲人,包括楚森叔叔。

每当我想楚森的时候就会在晚上放出噬魂珠,随后我就会见到楚森的灵魂,虽然我们无法与之交流沟通。但他始终陪伴着我不曾远去,或许这就是一个美满的大结局了吧?

我拉着林芊芊的手望着窗外繁星点点的星空,身边站着依旧不言不语的楚森。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邪武傲世剑断灯灭之时深入游戏侯府嫡妻九阳圣尊强娶:恶魔蜜宠迷糊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