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尘晨的身份(1/1)

“眼镜加油,眼镜加油……”台下的一群无良人士都是眯着个眼耷拉着脸手中举着系统赠送的小号牌不是的摇晃着两下,两眼无神,相当机械的来回摆动着。? ?

站在台上的眼镜望着台下一个个哈欠连天的家伙们,也是一阵苦笑。不怨自己的啊,难道你还指望一个牧师冲到前面打怪?或者有着高的魔法攻击加强远程打击?救人的可以,杀人的,死啦死啦滴。

赵宏等人都花费5o银币在观看自己无聊的比赛,眼镜也知道这已经是大家伙最大的支持了。毕竟不能替换自己。否则的话,眼镜可以肯定,金斧头的家伙们绝对会一拥而上,直接把对面的甜筒奶嘴砍成薯片,最后在抿一把头,酷酷的离开。

但是这个很显然是不可以的,此时,也只能靠着自己那慢如牛车的度,一点点消耗着对面的血量,万幸,在对面家伙的‘放水’下,已经只有一半的血量了。

武道大会不能够在比赛期间喝药瓶,因此,对面的家伙基本已经是要被灭了。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还不能确定罢了。

释放了次元斩,眼镜再度是没有了不错的攻击手段,只能是挥舞的魔法杖释放初始系统赠送的小光球,或者直接拿着烧火棍去敲。

一次小光球的伤害只能给对方带来8-1o点的伤害,少的可怜。台下的众人瞌睡无神,甜筒奶嘴也是相当的无奈,煎熬着时间。

你说要不你利索点被我干下去,要不你把我干下去,丫的每次减8点血,虽然说甜筒奶嘴少了一半的血,依旧还有着1ooo点呢啊,也就是说,还得砸125下。这还不算mIss的概率。

甜筒奶嘴一下秒不死眼镜,眼镜就给自己套个推气过宫,没有魔了就来个舍生取义。总之,那血量一直是在75%以上飘着,而甜筒奶嘴的血量,却是不断的一点点的被蚕食着。

“擦,哥啊,我错了,我投降还不成么,别打了,我自己跳自己跳!!”又是一刻钟过去了,望着自己还有四分之一的血量的甜筒奶嘴顿时哭丧着个脸,打了个卡的手势,再也是忍不住了,回头幽怨的瞅了眼眼镜,‘咚’的一身,自己跳了下去。

‘叮!’

恭喜玩家‘眼镜男’获得第1场决赛的胜利!

“完了?”

“完了,终于完了。”

……

金斧头的众人听到系统提示,也是两眼茫然的对望了下,随意就一脸平静的传送出了擂台赛。

观看眼镜的决斗,可以使人锻炼脾气,再爆的家伙看了眼镜的战斗,也会被磨成二傻子。

平静的出了擂台空间,众人急需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来缓解自己的内心,然而,该死的系统却是不给机会。一直等啊等啊,等到了第18波的时候,才又轮到了铁牛出场。不过仔细想想的铁牛的战斗方式,貌似也是相当枯燥无味的。

同眼镜的战斗一样,铁牛也是硬生生的磨死了那个家伙。1多的血量,双盾牌,反伤攻击,这就是铁牛最大的依仗,虽然没有眼镜那么变态,打不死的小强,但是别人对于铁牛的伤害却是不多,还要在反弹一半,再加上小圆盾的凿击,这就是铁牛的所以攻击技能。

好在对面的实力不强,也就是2阶8级的一个孩子,虽然在2阶里算是不错了,但是碰到铁牛还是含恨而终。

第三个是没穿内裤的妞,第四个是夜之祈祷……

一直排,煎熬了近乎1个半小时,终于是要轮到尘晨出场了。其实大家都一直很纳闷,尘晨也是相当于牧师的存在,只不过是黑暗牧师,怎么能够如此轻松的获得胜利呢?

随着一道传送的泛起,众人的身上也是随即亮起了金色的光芒,一闪身,全部消失不见了。

“尘晨加油,尘晨加油!”

永远的加油都是千层不变的。

“尘晨我爱你,你最棒了!”

噗!

随着积木扯着嗓子喊叫出声,众人皆是直接瘫倒在地上,一脚把积木踹了老远,满脸的不认识之意。

“我叫屎人。”

“尘晨。”

台子上的二人相互通了姓名,然后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他家什么?”积木再次将身子堆到众人跟前,扣了扣耳朵,似乎没有挺清楚。

“好像叫什么诗人,我也没怎么在意。”坏坏小哈喜皱了皱眉,随即应道。

“恩,确实是屎人。”对于二人的姓名,赵宏可是认真听了,原本大大的眼睛微微弯起,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第211场比赛,现在开始!”

随着系统提示一出,二人随即皆是摆开了战斗形态!

尘晨的对手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是魔法师,因此,二人都是习惯性的退后几步,拉开了距离。

对面的屎人是火系魔法师,一身紫色的火法装备熊熊燃烧,魔法杖一挥,一连串的连珠火球便直接的冲向了尘晨!

而尘晨的第一手攻击却是与之不同,先给自己套了个黑暗四围加成,随即又给对面的屎人套了个全属性降低的黑暗诅咒,这才优哉游哉的慢慢挥起手中的展,不断的丢出小黑球。

与眼睛不同的是,尘晨的攻击明显要丰富的多,毕竟尘晨的技能就是半攻击半辅助。之间尘晨将所有的黑暗魔法全部轮了一边之后,手中的魔法杖赫然消失不见,换出来的,是一般紫色的软剑,随即剑尖一指,直接攻向了对面的屎人!!

“我擦,不是吧,尘晨这小子还是战士?隐藏的够深的啊!”望着那一袭黑衣的尘晨风姿飒爽,积木的眼镜瞪得如同灯泡般难以置信!

“额,貌似咱们团队里没人知道吧。”赵宏苦笑了下,要说这个,最为失职的就是赵宏自己,作为金斧头队长,竟然连自己手下的能力都不知道,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喂,坏坏,你俩是一波的,你知道不?”积木似乎很喜欢刨人祖坟,不断的问东问西,很想要解开自己心中的疑惑。

“我?知道个p,这家伙虽然也是银斧头的,不过每天就喜欢包在黑衣服里面,刷FB的时候也就那么几招,真JB是一招鲜,吃遍天啊。”坏坏小哈喜也是一脸失败,作为曾经的队友,竟然不知道尘晨的能力,还真是有些尴尬。

“别说了,快看吧,到**了。”赵宏一把拽过瘦弱的积木,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

“别打头,打头会被打傻的。”积木一脸忿忿,很不甘心的做回自己的座位,望着场上的二人嘟着小嘴。

噗噗!

又是连续的两剑!

不得不说,尘晨的战术成功了。

其他人不一定可以看出来,但是赵宏却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尘晨其实打了个马虎眼,他根本不是什么魔剑士,手中的软剑是紫色装备不假,但是看屎人头顶冒出来的伤害就知道了。

全部都是1oo左右!!

而2阶的武器伤害是多少,也有着1oo多呢,对方是魔法师,虽然物理防御比较低,但是对于同样没有物理攻击力的尘晨来说还是有着不小的阻碍,唯一能够获得加成的,就是近战攻击提高5o%!

这里一里一外的差距下,攻击自然就和武器所附带的伤害差不多了。而之说以选择软剑,是因为软剑所需要的力量点极低,即便是没有加过力量,只用系统赋给的也足够了。而尘晨的攻击身法相当犀利,应该是获得过一个不错的被动技能,类似于凌波微步这种步法或者身法之类的。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玩家们仅仅是被尘晨犀利的攻击以及那绚丽的身法吸引住了,却是没有真正的关注他的内涵。而赵宏,却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一个领导者,只有完全了解自己的下属,才能够使得团队配合的更好,更加富有杀伤力。

“最后一击!”

噗!

随着尘晨一个反手攻击,紫色的软件直接刺入了对面屎人的脖颈,随着紫色光芒一闪,屎人的脖颈瞬间喷出一股血箭,射了老高,随即双眼失神,向着身后重重的倒了下去。

叮!

第211场决赛,玩家‘尘晨’胜!

“他是个剑术高手,现实中的。”赵宏的眉头蹙了下,缓缓的出声道。

“纳尼?”

“看他的出手,他们身法,那么干脆利落,你们谁能?”赵宏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

“呵呵,这就有意思了,一个剑术大师也来玩游戏?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坏坏小哈喜露出一丝奸笑,似乎现了新大6。

“得了,别关心人家了,赶紧走吧,说不定下次就轮到你们了。”赵宏摇了摇脑袋,率先出了擂台空间。

“看来有必要让天风去认真调查下尘晨了,手段如此高明,不应该是个一般人。”赵宏的心中暗自琢磨,虽然只是个游戏,却是自己生活所有的来源,赵宏不允许有人去破坏它,毕竟自己的幸福人生还要靠它才能够实现。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正是大宋好风光天罚至尊绝世尸皇孤胆少年行重生之赢家人生饥荒年代[末世]